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关于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几个法律问题
发布时间:2018/2/8 15:30:28   阅读数: 792

仲裁裁决书中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内容:

“以上裁决确定由XX支付给XX的款项,自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X日内一次性支付给XX。逾期支付,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处理。”


民事判决书中也有相似的内容: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那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该如何计算呢?


1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计算


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不同于其他法律责任形式,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机构可以根据《民诉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确定迟延履行期间利息的具体数额,而无需再通过审理程序来进行确认,享有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权利人是申请执行人,其可以选择放弃相应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民诉法》第253条虽然规定了被执行人迟延履行,应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该法中并未明确具体计算方式,为解决这一问题,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公布了《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

《解释》第一条将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分为一般债务利息以及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两部分。“一般债务利息”指的是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指的是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因迟延履行而根据《民诉法》第253条规定额外支付的利息,具体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通常为未清偿本金部分)×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解释》还对清偿顺序作了规定,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应当最后清偿,而本金、一般债务利息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三部分则可以参照《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的有关规定确定顺序清偿。当然,当事人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应当根据约定的顺序清偿。


2特殊情形下是否仍应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1中止或暂缓执行期间是否应当不纳入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例:

(2016)粤03执异31号张萍、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支行与龙婧其他执行执行异议案件执行裁定书

法院: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于争议焦点二,异议人张萍认为本院在首次执行219号裁决书【对应(2012)深中法执字第255号案件】过程中裁定终结该次执行程序后,219号裁决书进入中止执行的状态,直至本院根据工行福田支行的申请立(2014)深中法执恢字第274号案件恢复执行。由于导致219号裁决书中止执行并非被执行人龙婧的原因,因此应当根据债务利息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三款的规定,不应将219号裁决书中止执行的期间纳入计算迟延履行期间产生的债务利息。

对此本院分析如下:

首先,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由此可知,被执行人承担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具有法定性、强制性和惩罚性。自觉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本是被执行人应当承担的义务,如果执行依据的法律效力未被推翻,被执行人就应当依法履行债务。中止执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或暂缓执行,均属于法院暂时停止强制执行程序的制度规定,但这并不代表执行依据的法律效力被否定,更不等于被执行人被豁免履行义务进而无须承担迟延履行的责任。……

其次,有原则自有例外,债务利息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三款属于豁免被执行人迟延履行利息的法定例外情形。但该条款并不适用于本案情形。因为债务利息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三款的表述为“非因被执行人的申请,对生效法律文书审查而中止或者暂缓执行的期间及再审中止执行的期间,不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换言之,依据该条款,不作为迟延履行期间计算迟延履行利息所指的“期间”,是指“对生效法律文书审查而中止或暂缓执行的期间”以及“再审中止执行的期间”只有满足这两种期间且“非因被执行人的申请”的法律要件,才能产生“不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法律后果。而本院负责执行的219号裁决书,在(2012)深中法执字第255号案件中被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原因,系因为本院对被执行人龙婧名下房产为轮候查封依法不享有处分权,并不属于前述债务利息司法解释条款所规定的例外情形。因此,异议人张萍援引债务利息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三款作为支持其异议请求的法律依据,属于对法条涵义的不当理解,本院不予采纳。被执行人龙婧作为219号裁决书的义务人,在该裁决书的法律效力没有进入法定程序予以审查的情况下,仍负有自觉主动履行的法律义务。该义务并不因为生效裁决书被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而免除,进而无须承担生效裁决书中止执行期间产生的迟延履行利息。”


由此可见,虽然《解释》中的第三条第三款规定了中止或者暂缓执行期间可以不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但同时对此进行了严格的限定,仅限于“对法律文书审查”或“再审”这两种情形下的中止或暂缓执行,且还要满足“非因被执行人的申请”这一要件,所以在一般情况下,即便发生中止或暂缓执行,仍不能排除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计算。


(2调解书的强制执行是否应当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开篇所说,仲裁裁决书以及民事判决书中均会提及当逾期履行时,当事人应按照《民诉法》第253条的规定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在调解书中,一般没有相关内容,那当事人若未能按期履行,是否也应承担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呢?


对于该问题的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在2004年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19条第2款规定不履行调解协议的当事人承担了调解书确定的民事责任后,不再承担迟延履行责任,从而排除了《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适用。该规定应该是考虑到调解书的更多体现了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在此之中,为促使负有义务的一方积极履行,通常会在约定相应的加重责任条款,这其实就取代了《民诉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所起到的促进以及惩罚作用。若同时支持调解书中约定的加重责任条款以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无疑是加重了被执行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