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实务中如何认定缔约过失责任?
发布时间:2019/3/28 17:17:06   阅读数: 1017

相关法条

《合同法》第四十二条: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

第四十三条: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知悉的商业秘密,无论合同是否成立,不得泄露或者不正当地使用。泄露或者不正当地使用该商业秘密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从上述条文可知,缔约责任一般产生于合同订立阶段,解决的是无合同关系情况下,一方过失而造成另一方信赖利益的损失问题。围绕缔约过失的理论及实务探讨颇多,而其中如何认定缔约过失责任也一直是司法实务界中一个见仁见智且颇具争议的话题。从广义上来理解,缔约过失责任也属于民事责任的范畴,应遵循民事责任构成要件的一般原理,而结合着其自身特点,通说认为缔约过失责任构成要件至少应具备以下4点:

1缔约人在缔约过错中违反了以诚实信用原则为基础的先合同义务

2违反先合同义务的行为给缔约相对方造成了损害

3违反先合同义务的行为与损害之间有因果关系

4违反先合同义务方存在过失。

在实务中,一般应如何运用上述要件以认定缔约责任呢?因缔约过失责任终是基于诚实信用原则,适用准则较为抽象,认定时也多持慎重态度,要综合各方举证和既定事实再加以判断。

今天,小编搜索了具有参考借鉴意义的最高法院裁判案例,以期从案例中探索司法实践中的认定准则。

陕西咸阳星云机械有限公司与彩虹集团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缔约过失责任纠纷上诉案

——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二终字第8

星云公司作为供方与需方彩虹公司签订五份认定协议(预备合同),约定了产品的技术要求、进度安排、价格及付款方式,并均约定以下说明事项:(1)根据认定进度要求,由需方通知供方提供认定样品;(2)材料认定中,如出现不合格情况,供方进行改进并重新提供样品,认定进度顺延;(3)供方提供的大批量样品,如需方用于生产,且使用合格,需方可按协议价格付款;(4)“五步认定”合格后,需方向供方出具《认定结论通知书》,作为量产供货的依据;(5)其他未尽事宜,另行协商解决。协议签订后,星云公司购置设备、模具,按要求组织样品生产。

20051季度,彩管价格的大幅走低,部分产品价格降低幅度超过50%,部分原料价格上涨更加剧了彩管企业的经营困难。于是,彩虹公司欲通过节约挖潜、降低成本以保持稳定的市场份额,故在双方在正式签约时,彩虹公司提出降价30%的要求,而双方最终未能成功签订正式供货合同。20065月,星云公司依据5份认定协议,以彩虹公司违约(即调价)为由提起诉讼,要求终止星云公司与彩虹公司签订的上述协议并赔偿其损失。

争议焦点:

彩虹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而该案中判定作为需方的彩虹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的关键,主要是看在磋商、订立过程中彩虹公司是否存在恶意磋商的情况。

对此,梳理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可知,其主要从以下两方面进行了分析:

围绕诚实信用原则展开

即在订立过程中是否存在恶意磋商的行为

该案中,价格问题的确是导致彩虹公司与星云公司未能签订正式供货合同的重要原因,但这是否就意味着彩虹公司是故意以价格为手段来达到不缔结正式供货合同的目的呢?关于缔约价格发生变化的问题,无外乎两种可能:1)缔约方故意操纵价格,通过降低或提高以达到无法签订正式合同的目的;2)因市场变化而导致价格出现变化,可理解为情势变更所致。

该案中,最高院经查明认为,虽然在认定协议中双方约定了样品的价格,但在签订正式合同之前产品价格发生了重大变化,该价格变化并非彩虹公司人为操纵,而是市场发生重大变化所致,该事由可以成为不签订正式合同的正当理由,彩虹公司不存在恶意磋商。

围绕先合同义务展开

即有无违反告知义务的行为

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先合同义务一般限定在合同订立过程阶段,而该义务主要包含诚信缔约义务、告知义务、保密义务及其他先合同义务四方面内容。

该案中有一细节,即彩虹公司庭审时突然提供了一份内部文件《新材料认定细则》作为证据以证明星云公司在签订认定协议时未按“认定程序”要求做相关事宜,而星云公司则抗辩称该证据恰说明彩虹公司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其未尽告知义务。那么,未提供的《新材料认定细则》是否是造成无法签订供货合同的关键呢?对此,最高院认为,从该证据的内容来看,《新材料认定细则》仅对5份认定协议的签订和履行产生影响,即便彩虹公司存在刻意隐瞒的事实,其结果也是对未能签订认定协议产生缔约过失责任,而非对正式供货合同产生缔约过失责任。因此,正式供货合同的签订和履行并不会因该内部文件的忽然出现而受到影响,从而驳回了星云公司的上述抗辩。

相关案例延伸:

兴业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江苏熔盛重工有限公司缔约过失责任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881

该案的争议焦点是熔盛重工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是否应通知、说明与收购全柴动力股份有关的重要信息(即是否违反先合同义务之告知义务)。最终,法院认定熔盛重工已适当履行告知义务,不构成缔约过失责任。

缔约过失责任是当事人基于信赖利益损失而通过独立的赔偿请求予以主张的,上文已通过案例简单探讨了一番实务审判中的认定思路,而责任认定后的赔偿范围又该如何确定呢,对此,小编在以往的文章中也有过相关探讨(缔约过失赔偿责任范围是否包含交易机会损失?),大家可关联阅读。

(上述文章内容仅代表小编个人观点,不代表裁判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