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委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应否向受托人赔偿预期利益损失?
发布时间:2018/10/11 11:41:29   阅读数: 312


有关规定:《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

我国《合同法》第410条只规定了委托合同双方可以随时解除合同,造成合同另一方当事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但并未明确此种损失赔偿的范围和性质。在无偿委托的情形,合同的解除一般不会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损失,故行使任意解除权的一方一般无需承担赔偿责任。而在有偿委托的情形下,受托人为委托事项往往已经投入了一定成本,委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可能会给受托人造成重大损失。在法律实践中,当事人对于赔偿损失的范围有较大争议,其中一个争议点在于委托人应否向受托人赔偿预期利益损失。先来看两则案例的判决意见:

案例1

选自(2005)民二终字第143号案判决意见

大连盘起解除对上海盘起的委托合同关系,属于行使法定解除权,但该解除行为给上海盘起造成损失,大连盘起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审判决判令大连盘起向上海盘起赔偿因解除委托合同而造成的直接损失1662766.57元。至于大连盘起是否还应向上海盘起赔偿可得利益损失问题。本院认为,虽当事人行使法定解除权亦应承担民事责任,但这种责任的性质、程度和后果不能等同于当事人故意违约应承担的违约责任。上海盘起诉请的预期利益损失,由于其具有不确定性,且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又赋予委托合同当事人对合同的随时解除权,故上海盘起主张合同解除后的预期利益损失缺乏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本案系因行使法定解除权而产生的民事责任。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解除委托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根据本案法律关系的性质和本案的实际情况,不宜对赔偿损失作扩大解释。原审判决驳回上海盘起要求大连盘起承担可得利益损失民事责任的诉请,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案例2

选自:(2015)民一终字第226号案判决意见

关于可得利益损失的问题。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可得利益是合同被履行后可以取得的利益。赔偿可得利益可以弥补因违约方给守约方造成的全部实际损失,使守约方恢复到合同得到严格履行情况下的状态,促使当事人诚信履行合同。人民法院在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运用可预见规则、减损规则、损益相抵规则以及过失相抵规则等综合予以判定。根据已查明的事实,除案涉项目一期外,和信致远公司代理销售的其余项目的均价均超过住宅销售奖励的支付条件。在此情况下,金利公司于2013423日向和信致远公司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主要是合同约定的销售奖励溢价发生情事变更,继续履行对其明显不利,双方协商未果。由此表明金利公司在解除合同时对和信致远公司的预期商业利益已经有所预见。和信致远公司主张的可得利益应包括案涉项目22栋、23栋住房销售奖金的损失和金利公司单方解除合同而造成的损失。参照合同所约定的住宅销售奖励计算标准,和信致远公司对此应得到可得利益损失为5102669元。

在案例1中,两审法院均否定了受托人的可得利益赔偿请求,而案例2却支持了该项请求。相较于案例1,案例2中,双方已经事先在合同中对任意解除权进行了限制并约定了擅自解除合同赔偿金,最高院据此判决金利公司于2013423日向和信致远公司发出的《解除合同通知书》无效,并最终支持了赔偿金和可得利益损失的请求。上述两个案例对于有偿委托中委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情形下,受托人的维权路径有何启发呢?委托人应否向受托人赔偿预期利益损失?

受托人的维权路径分析

1 事先在合同中作出约定

小编认为,《合同法》第 410 条的规定属于授权性规范,并非强制性规定,双方当事人在委托合同中可以事先约定放弃任意解除权。基于约定优于法定的原则,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应得到尊重,合同当事人的任意解除权应受约定的限制。因此,在合同对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作出限制性约定情形下,委托人往往也就丧失了任意解除合同的权利,也即委托人通知受托人解除合同,也不会自然发生解除合同的效力,委托人可能还会因单方解除合同而违约。因此,可以通过事先约定直接排除委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或约定具体的损害赔偿数额以维护受托人的合法权益。

2 请求赔偿直接损失

如果合同没有事先约定,在委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的情形下,受托人可以举证证明其因此受到的直接损失并要求委托人予以赔偿。因为根据现有法律的有关规定和公平合理原则,只要与委托人任意解除存在因果关系的直接损失,除非不可归责于委托人,均应纳入损害赔偿的范围之内。直接损失一般包括受托人为处理委托事宜而实际付出的人力、物力等损失,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受托人应就其具体损失进行举证证明。

3 请求赔偿预期利益损失

有学者认为,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时的赔偿责任范围仅限于给对方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包括对方的预期利益。也有学者认为,应将预期利益纳入赔偿范围。对于《合同法》第410条中的损失是否包含预期利益损失,法律理论界和实务界均存在不同的观点。小编认为,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案例1中,法院认为赔偿范围仅限于直接损失,主要理由在于委托人行使法定解除权应负的赔偿责任不同于故意违约时的民事责任,且预期利益损失具有不确定性。而案例2中,法院认为在特别约定排除任意解除权时,任意解除委托合同属于违约,应当根据合同法第 113 条承担包括预期利益在内的损害赔偿责任。根据上述两个案例的判决观点来看,在合同没有特别约定排除任意解除权的情形下,委托人行使任意解除权属于行使其法定权利,并不属于违约行为,故一般只赔偿给受托人造成的直接损失。而在合同已事先对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进行了限制的情形下,则按合同的约定进行处理,此时,受托人的预期利益损失可以向委托人进行主张。

(上述文章内容仅代表小编个人观点,不代表裁判立场)